?

您現在的位置: 晟起首頁 > 心聲社區 > 晟起人

新人找工作:被選還是備選?

 數字青年們在尋找工作和適應工作上,有了更多的選擇空間:他們獲取信息的渠道特點、思維邏輯以及行為模式,都深深地打上了“網絡烙印”。數字青年 們不再如同前人那般,主動地將價值重心,放在如何適應企業既有的文化觀和價值觀上,而是將價值重心放在了“自我價值的實現”上。

  全世界正迎來數字青年進入職場的高峰期。青年們更青睞什么樣的工作,他們對自己未來職場的規劃如何,尤其是,長期在象牙塔內生活的大學畢業生們,如何完成從學校到職場的轉變?這對于成長于互聯網環境下的職場新生代們而言,將表現出和非互聯網時代完全不同的特征。

  ICT的融合和發展,在青年們判斷一份工作是否適合自己時,提供了更多的選擇維度,同時也對青年們的應聘方式、應聘途徑、工作技能等,增加了新的要求。

  而對于企業,當ICT技術在企業內部已經逐步深入到包括招聘在內的各個環節,如何應對這一變化,招聘到適合企業的人才,并留住他們,則成為企業雇主們關注的問題。

選擇“自我認同的工作

  在中國,“90后”已成為待就業人群的主體,而在美國,類似群體則是被稱為“Y一代”(從1980年到1995年出生)后期的數字青年。

  如果說,“無厘頭”文化曾深深影響了中國的“80后”,那么“時刻在線”則是數字青年們最大的共性所在,在“全聯接”趨勢和聯網環境下成長的這一代人,是名副其實的數字青年。

  試圖以單一標簽定義數字青年一代,并非易事。事實上,“拒絕標簽化”恰恰是數字青年一代的最大共性:他們不希望被代表或者被定義。數字青年們試圖以自己的行為而非語言,來確定“我就是我、我是唯一”(I'm Me,I'm The One)。

  和傳統企業家將企業成就歸功于“發動機文化”的觀點迥異,“90后”的數字青年們,更加認同“U盤式生存”。傳統企業家認為,“最高管理層是大 發動機,而子公司的領導、職能部門的領導是同步的小發動機”,這給企業帶來了更多的成功可能;而數字青年們則更多強調自我價值的實現,“自帶信息,不裝系 統,隨時插拔,自由協作”,他們認為,市場是靠無數節點和個人聯系,并最終在個體身上形成定價機制。

  ICT技術帶來的進步,不只是讓數字青年們在尋找工作和適應工作上,有了更多的選擇空間:他們獲取信息的渠道特點、思維邏輯以及行為模式,都深 深地打上了“網絡烙印”,這讓他們呈現出明顯有別于“非網絡時代成長起來”的群體特征。更為重要的,數字青年們不再如同前人那般,主動地將價值重心,放在 如何適應企業既有的文化觀和價值觀上,而是將重心放在了“自我價值的實現”上。

  在接受本刊調查時,越來越多的數字青年,更加強調互聯網時代更為寬廣的選擇可能,以及這一前提下,選擇“自我認同的工作”。

  “自我認同”成為數字青年們進入職場最重要的考慮因素之一。例如,來自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的王婷,就在本刊的調查中具有明顯的代表性。“70后敢想,80后敢說,90后不僅敢想還敢做。”王婷認為,這是其所處年齡段的優勢所在。

  在她看來,發達的互聯網讓她能夠獲取所有自己感興趣的信息,也讓她有了各種機會接觸這個社會的方方面面。她坦言,自己近乎所有的經歷,都離不開網絡的幫助。

  “離不開網絡”,這幾乎是所有數字青年唯一的已經被確認的共性。有調研數據表明,全國大中城市里,超過7成的數字青年在小學或者初中就開始接觸互聯網,而當前,60%以上的大學生每天都接觸網絡。

  近三年來,中國僅大學畢業生人數,就多達2106萬人。當如此龐大的群體,懷揣著理想,以及“選擇一份自我認同更為重要”,而不是社會需要更為重要的思維,進入職場時,舊有的招聘和應聘體系及價值觀,都出現了巨大的變化。

過程比結果更重要?

  體現個人能力和價值,已經成為數字青年堅守理想和選擇工作的首要標準。

  第三方機構發布的《2014高校應屆畢業生就業形勢報告》顯示,2014年應屆大學畢業生心目中的理想工作,排在第一位的是適合自己、個人能力能夠得到發揮的工作,其次是個人能力能夠得到提升,第三才是提供完善福利的工作。

  這一思維導致的結果,是數字青年們更加看重如何和ICT新技術和應用關聯,最利于個人價值的體現,而非薪水或企業需求。甚至于,數字青年們在選擇工作時,更加注重“過程中的價值”,而非結果上的成功。

  哈爾濱工業大學畢業的劉梓昕,在畢業后成為北京一家公司的軟件工程師。盡管專業對口、工資不低,但他還是在工作一年半以后毅然辭職。在劉梓昕看來,“每天都干幾乎一樣的低級重復性工作,完全不能體現自己的價值”。

  劉梓昕通過互聯網結識了幾個“志同道合”者,并最終一起創業,開發手機應用App。他對本刊表達的核心意思是,“和小伙伴們一起碰撞思想感覺很 棒,很熱血,覺得是在做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”。而至于成功和失敗,劉梓昕反而堅定地認為,成功和失敗都是偶然性的,而讓過程顯得更有意義,才是當前最重要 的。

  對過程重視遠大于結果的觀點,遭到了企業人力資源主管們的強烈反對。他們認為,如果不對結果有負責任的考慮,再快樂的過程,帶來的也可能是失敗 性的結果。而這,恰恰是企業應當極力避開的。但另外一方面,招聘方人士又表示,面對青年,尤其是互聯網深深影響著的數字青年們,應當予以更多的寬容,給他 們多一些成長和成熟的時間。

  “90后的個人價值傾向非常明顯。”智聯招聘CEO郭盛表示,很多90后不想只做“螺絲釘”,更希望個人價值得到發揮和認可。為追求價值感,他們隨時可以換一份工作。

  面向電商行業的億邦動力網總編輯賈鵬雷認為,對于企業而言,命令式的管理方式和管理體制,在這些看似“怪異”的數字青年面前,并不能起到積極的作用,還很容易產生負面效果。最好的管理方式,除了“嚴律”,還要深入理解他們,“攻心”為上。

  企業渴望能夠選擇“負責任”的數字青年,而現實則讓很多雇主對初入職場的數字青年們頗有微詞,認為他們“心浮氣躁,而且缺乏責任心”。

  數字青年們卻認為,這是因為企業人力資源主管們“誤解了我們”。例如,在王婷看來,數字青年頻繁跳槽,恰恰表明他們其實愿意承擔責任,比較果敢、干脆,不會過多追求現實利益。

  作為招聘方,盡管雇主們無法認同“過程更重要、成功失敗是偶然”的觀點,人力資源主管和企業主們,仍然試圖以更為寬容的視角和心態,來面對和理解 “個性鮮明”的數字青年群體。

  “不要老想著給數字青年洗腦。”一家電商企業的人力資源負責人認為,對于大型企業尤其如此,一味想要把數字青年改造成自己企業的工作風格,很容易導致他們的跳槽,即使用高薪勉強把人留住,也失去了他們最寶貴的多樣性和豐富的創造力。

  現實是,越是優秀的數字青年人才,越是很難留得住、管得好,這已經成為絕大多數雇主們最頭疼的問題。

招聘將成為長期性考察

  盡管數字青年整體上的呈現,和企業描述的需求,似乎并不在同一層面上。但任何一個時代,人才規律總是有跡可循的。

  某電商企業的人力資源負責人認為,當前數字青年管理難的一個主要原因,是很多企業仍試圖用傳統思維,管理具有互聯網和開放思維的數字青年員工,這導致企業用人思維與現實人才狀況,相互脫節。

  對于企業招聘方而言,縮短甚至融合這一脫節現象的最好方式,仍然是利用更為融合的ICT手段,在更為廣闊的范圍內,遴選和企業需求相匹配的青年 人才。隨著ICT的發展,尤其是社交網絡的興盛,在過去十多年間占據招聘市場主要位置的傳統招聘網站,開始遇到新的挑戰。同時,在互聯網上,新的招聘通道 的開啟,也為企業提供了更多招聘到合乎需求人才的可能。

  “招聘通道已經多樣化,至少是已經進入轉型期。”這一現象,成為大部分企業招聘主管在接受本刊采訪時,都提到的重點之一。

  最早的求職和招聘,依賴于現場招聘會,以及報紙的求職和招聘欄目;互聯網的興起,使得這一通道向專業的招聘網站轉移。而如今,隨著社交網絡逐步深入到人們的生活和工作中,社交網絡成為人們獲得信息的最直接和主要的渠道之一。

  目前在中國,新浪微博注冊用戶數超過5.36億,而微信注冊用戶數則超過6億。微博和微信,成為人們獲得信息的主要手段之一,這其中也包含了大量的求職和招聘。

  同樣的特征在美國地區也有所體現,美國皮尤研究中心(Pew Research Center)在2013年下半年的調研結果就表明,約有30%的美國成年人是通過社交網絡來獲取主要信息,而不再依賴于傳統的信息媒體。

   “通過微信公眾號轉發,比常規的傳統招聘網站,更容易招聘優秀的年青人,并且成本更低。”上述企業人力資源主管接受本刊采訪時表示。他還認為,這也為企業 的下一步人才儲備等其他人力資源工作,節約了大量成本和提高了效率。在他看來,更容易建立互信關系的社交網絡和社交媒體,使得年青人在選擇應聘工作時,有 更為謹慎的自我審視,“社交網絡使得招聘更接近于‘熟人推薦’。應聘者們會考慮,我為何選擇應聘這份工作,并且,我有什么優勢能夠讓我更可能獲得這份工 作,而傳統招聘網站,很容易帶來很多碰碰運氣的人。”

  這些顯性特征的背后,都是移動互聯網、云計算、App應用等ICT深度融合的結果。正是ICT技術和應用的深度融合,為尋求工作的數字青年,和尋找數字青年的企業,都提供了更為豐富的信息通道和選擇可能。

  相信在未來,隨著ICT融合的進一步深入,將不斷有新的人才信息通道出現。無論是企業招聘,還是數字青年應聘,新的通道和思維的出現,都將在帶來新挑戰的同時,也給雙方增加新的機遇和可能。

  到2025年,將有1000億個終端通過網絡互相聯接,而在現實世界里,智能手機用戶將達到80億。當世界演變為真正的“無處不在的網絡”,全 球范圍的“全聯接”實現之后,會讓年青人從進入網絡世界的第一天,就已經搭建起被企業全方位了解的通道。尋找工作和招聘,也因此可能轉變,不再是一個短暫 的雙向選擇,而因此成為一個長久經歷和觀察的過程。

  在楊培芳撰寫的《互聯網哲學思維的十個取向》文章中,這位著名的電信經濟學家明確提出,核心工具正在從系統化向網絡化發展,“通過信息網絡以服務方式從事生產,正在形成信息時代的新型生產力。”

  這一觀點,其實也適用于ICT深刻變化和融合階段的招聘環節。

? 青鹏棋牌手机令牌下载 浙江11选五开奖结果 浙江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新和成股票股吧 北京pk10专家计划全天 极速时时彩开奖时间 燕赵风采排列7一等奖多少钱 腾讯分分彩技巧知道 江西11选5前三直历史开奖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数字 股票涨跌指数怎么看